基金經理手記 | 易方達香港周怡:Tradeoff

文章來源:香港商今時財經服務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發表時間:2020/07/31 瀏覽次數:6204
EQS 新聞 / 2020-07-31 / 09:00 UTC+8 前言: 當我們面對艱難選擇時,要認識到,不同價值觀對應的最優選擇是不同的,在面對人生中的種種艱難選擇時,我們要反復問自己'我想成為怎樣的人',然後通過一個個艱難選擇,將自己塑造成想要成為的人。 第一次知道'Tradeoff'這個詞,是在一門名為'優化'的數學課上。所謂優化,就是在函數的空間裡,説明二維的螞蟻尋找三維的高峰。計算需要耗費資源,在資源有限時,難免要在效率和效果之間Tradeoff。結合上下文,很容易猜到它在文中可以翻譯成'取捨'。 但我還是查了一下字典,Tradeoff有兩層含義,'a balancing of factors all of which are not attainable at the same time'(平衡不可兼得的眾多目標),'a giving up of one thing in return of another'(用一些東西替換另一些東西)。確實可以翻譯為取捨,但有那麼一點微妙的差異。十多年過去,這門課的內容已經一點都不記得了,這個詞卻時不時被拿出來在心裡把玩。 '我們成年人全都要' 有人或許會開玩笑說,別跟我提取捨tradeoff之類的詞,'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我們成年人全都要'。 是的,我們想要一切好的東西。每個職場人都想要兼顧工作家庭與健康,每個投資人都想要沒有風險的高回報。和朋友們聚會大家也會交流如何更好地兼顧工作家庭與健康,比如用精力管理替代時間管理、將能夠外包的工作儘量外包給專業人士、再忙也要保持足夠的運動。從二十多歲的手忙腳亂到三十多歲的手忙腳亂,我們努力兼顧著所有我們想要的東西。某種意義上說,先儘量追求'全都要',是必須的。 投資中也是,好的資產管理公司不惜氣力投入在投資和研究上、不惜成本地再造流程與系統,正是因為這些努力能創造價值。投研的投入、交易效率的提升可以創造alpha,可以在不承擔額外風險的情況下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收益。 全部都想要,就要投入全部,用一分耕耘換得一份收穫,這又何嘗不是一種tradeoff呢。 '組合' 我的工作是'Portfolio manager',翻譯過來是'組合管理人',顧名思義,我的日常工作就是將不同的債券組合在一起,根據不同環境不斷調整組合裡債券的構成與比例,'平衡可兼得的眾多目標',讓它們儘量呈現出這個組合應有的樣子。 一個債券基金裡,包含不同行業、不同發行人、不同期限的不同債券,買或者賣某一隻債券時的權衡,不僅僅關於這只債券的好壞,也關於這筆買賣對整個組合未來表現的影響。或許這張債券收益並不那麼高,但是它帶來了組合更好的分散度和流動性,或許這張債券是一個不錯的債券,可是同一個行業組合裡已經高配了,或許這個交易機會還不錯,但考慮到交易成本和交割不確定性對現金利用率的影響,還是算了。 工作的時候總在tradeoff,生活中也會犯職業病。面對生活裡的重大決定時,我感覺自己比一般人更糾結。因為對我來說,每個決定不僅關於決定本身的得失,它影響的可是人生這個大組合。但債券組合的變化容易算,人生組合的得失卻難以明瞭。 '有效前沿' 如果我們將每一種投資組合的風險與收益畫在坐標軸上,橫坐標是風險,縱坐標是收益,這些點組成的散點圖便刻畫了不同組合在風險與收益之間的差異。一些組合明顯比另一些更好,向著這些明顯更好的組合改進的過程,就是帕累托優化。對於任何一個給定的可承受風險,都對應著一個最高的可能收益,一個最優的組合。不同風險下的最優的組合連成的線,便是馬科維茨資產配置理論中的'有效前沿'。 在有效前沿之下,可以帕累托優化,在有效前沿這條曲線上,處處都是tradeoff,那麼,如何面對艱難選擇? '如何面對艱難選擇' 牛津大學法理學首席教授張美露教授曾研究怎麼面對艱難選擇。她說,在容易的選擇裡,一個選項最終比其他選項更好,但在艱難選擇裡,不同選項各有千秋、難以定奪。難以定奪的關鍵在於哪兒?在於不同選項背後有著不同的價值觀。如果價值觀之間也有優劣,那麼世上所有的選擇將一目了然,而我們也將成為這套統一價值觀的奴隸。所以,張美露教授的結論是:當我們面對艱難選擇時,要認識到,不同價值觀對應的最優選擇是不同的,在面對人生中的種種艱難選擇時,我們要反復問自己'我想成為怎樣的人',然後通過一個個艱難選擇,將自己塑造成想要成為的人。 這與怎樣管理一個債券組合很像。有時候,一些投資決策明顯比另一些好,那麼我們可以迅速地判斷,向有效前沿再靠近一點。但很多時候,我們面對的是艱難選擇,並不存在一個明顯更優的選項,我們不得不做Tradeoff--在流動性、風險與收益這些必須有所取捨的屬性中選擇:怎樣的投資決策能讓它更像它自己。 張美露教授說,不去學習如何面對艱難選擇的人,會成為'漂流者'(drifter),他們會說,我並不是因為想要成一個律師才做律師的,我不適合,但大家都說當律師好,我就漂流(drift)到了這個行業裡。在投資行業也有類似的說法,曾經有一位很有名的母基金管理人告訴我為什麼他們沒有投某個業績還不錯的對沖基金:他們風格漂移了(style drift),他們說自己是一個亞洲高收益信貸基金,但股市好的時候四成以上的倉位進了股市。潛臺詞便是,時不時投機,便不是投資。 有關易方達資産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易方達資産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易方達香港」)成立於2008年,獲得香港證監會核准,從事第一類(證券交易)、第四類(就證券提供意見)及第九類(提供資産管理)受規管活動。易方達香港作爲易方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易方達基金」)的國際業務平台,在香港布局多年,爲全球投資者提供包括權益、固收及另類投資等類別的雙向及跨境資産管理服務,並在香港本地、歐洲及美國布局了多隻公募、私募及ETF産品。公司旗下産品多次被包括Morningstar、Lipper、AsianInvestor、Benchmark在內的權威機構授予殊榮,所獲成績在同行業中遙遙領先。 易方達香港的母公司是易方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總部位於廣州,旗下設有北京、廣州、上海等分公司和易方達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下設有易方達香港)、易方達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個子公司。截至2018年9月30日,易方達總資産管理規模約13,284億人民幣(含香港和國內子公司),屬中國規模最大的綜合性資産管理機構之一。易方達擁有公募、社保、年金、特定客戶資産管理、QDII、QFII、RQFII、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等業務資格,是中國基金行業爲數不多的「全牌照」公司之一。2014年8月,易方達基金通過了全球投資業績標準(GIPS)的獨立驗證,在投資業績上的評估已達到國際標準,在國際化的道路上又邁出了堅實一步。 除了共享易方達基金的豐富資源外,易方達香港自身亦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一體化國際投研團隊,涵蓋權益、固定收益及另類投資板塊。同時,公司還擁有一支强大的跨境運營團隊,能够同時滿足注册在香港、開曼、歐洲和美國等不同國家和地區産品的高效運作。結合易方達基金的全球戰略目標,易方達香港致力於提供專業化的資産管理服務,讓全球投資者能够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成果;並通過搭建國際資産配置平台,滿足國內投資者對全球金融資産的配置需求。 如有垂詢,請聯絡: 易方達資產管理(香港) 宣傳策劃部(Jenny Pan) 3929 0976 / [1]jenny.pan@efunds.com.hk 客戶服務部 3929 0960 / [2]clientservice@efunds.com.hk References 1. mailto:jenny.pan@efunds.com.hk 2. mailto:clientservice@efunds.com.hk 文件: https://eqs-cockpit.com/c/fncls.ssp?u=954692080133ff1881d79b198c146be1 標題: 基金經理手記 | 易方達香港周怡:Tradeoff 2020-07-31 此新聞稿由EQS Group轉載。本公告內容由發行人全權負責。 瀏覽原文: http://www.todayir.com/tc/index.php

以上新聞投稿內容由香港商今時財經服務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全權自負責任,若有涉及任何違反法令、違反本網站會員條款、有侵害第三人權益之虞,將一概由香港商今時財經服務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承擔法律及損害賠償之責任,與台灣產經新聞網無關。